从古人饮酒手册看酒史发展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20年02月23日

  从很早开始,国人便对酒倾注了极大的热情。但在一般讨论中西文化差异的人士看来,东西方文化在诸多方面存在着不小的差异。酒亦如是。
 
  譬如酒,中西在很早便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。中亚一带,是小麦和其他很多麦类作物的原产地,以啤酒起源地知名于世,约莫三四千年前的《汉谟拉比法典》中就有很多关于啤酒的记载。在古希腊罗马,亦因农作方式及作物种植的不同,则以葡萄酒闻名。老加图的《农业志》和瓦罗的《论农业》等著作中,有关于葡萄选种、栽培、修剪、搭架、病虫害防治、采摘、酿造、储藏、陈酿、运输、出售等方面的详细记载。
 
  中国则盛行稻米等作物的种植,酿酒也以稻米、黍米等谷物为主。即便是文化起源一元论的倡导者,也很难否认这一显著的差别。在华夏典籍中,对于怎么饮酒,远比如何酿酒更为关切。在儒家典籍《周礼·天官》中,有关于“酒正”“酒人”“鬯人”“郁人”“大酋”等职官的设置,掌管王朝酒政,组织和监督酒类生产酿造以满足王室和贵族的消耗。但在现存文献中,关于酿造方法只有高度概括总结的所谓“古遗六法”:即“秫稻必齐,曲蘖必时,水泉必香,陶器必良,湛炽必洁,火齐必得”。如果不是因为仍在沿用,今人或已难得其详。
 
 
  对于如何造酒,关注即少。要到贾思勰《齐民要术》等著作问世之后,酒的酿造,典籍中方才有详尽的记载。倒是对于如何饮酒,记载可谓是汗牛充栋。三礼及后世的诠释著作不论也,就是在古圣先哲的言说中,都离不开酒的身影。我们曾讨论过酒从神坛走向俗世,如果说三礼中关于饮酒的记载,侧重的是以饮酒来体现尊卑等级的话。那么,后世的饮酒,就带着较多的俗世色彩。如果说三礼是酒礼的集中体现,那么有没有相关的著作,来为我们的日常饮酒提供指引呢?
 
  答案显然是肯定的。孔子“惟酒无量,不及乱”一说,哲学意味太浓。如果要以其作为饮酒的指南,则需要我们每个人主动去把握。至今科学界也只好承认,每个人的酒量不一样,饮酒场景、饮酒种类、饮酒模式等的差异,也会导致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节点,酒量都不会一样。抛开这个问题不论,古人对于如何饮酒,其实也是非常操心的。
 
  中州古籍出版社2017年出版的新书“博雅经典”系列中,收入了明人袁宏道的《觞政》和清人郎廷极的《胜饮编》,由江南大学食品文化研究所所长徐兴海教授注解,都是古人关于饮酒的指导手册和实操守则。在同系列中,还有《牡丹谱》《梅谱》《兰谱》《菊谱》《书谱》《书史》等22种书目,目前已出版15种,每种都带着强烈的生活气息。
 
 
  《觞政》是明人袁宏道的著作。据注解者徐兴海教授的介绍,大约作于其逝世前三年,即公元1607年。对文学史稍有了解者,当对袁宏道亦并不陌生。如果说到荆州,可能反应出的是“刘备借荆州——有借无还”。出生于湖北荆州公安县的袁宏道,与其兄袁宗道、其弟袁中道,后世称其为“公安派”,在中国文学史上尤其是晚明文学史上,撑起了一片光辉灿烂的星空。
 
  就袁宏道而论,这位四十出头便离世人而去的作家,对后世影响大且巨。略微看看林语堂诸人的文字,就能够知晓了。此前,曾做过一篇《醉不忘真:袁宏道酒诗文中的生活意趣》的文字。通过阅读,我发现袁宏道诗文中,有一些看似很矛盾的表达。一方面,他说自己饮酒是“一回三百斗”;在其他的文字中又说自己是“趣高而不饮酒”,颇有东坡遗风。而其饮酒,则多为消解晚明社会剧变和日常政务给他带来的愁苦,以及追求一种“本真”的生活,引得狂傲如李贽者亦对其赞赏不已。
 
  袁宏道自己酒量不好,但喜欢饮酒,留下了诸多酒诗文,更为我们留下了一部关于饮酒的著作,就是《觞政》一书。袁宏道说及创作本书的目的:“社中近饶饮徒,而觞容不习,大觉卤莽。夫提衡糟丘,而酒宪不修,是亦令长之责也。”在给友人袁无涯的信中说:“《觞政》一编,唐人旧有之,略为增减耳。”在《觞政》的序中也说“采古科之简正者,附以新条,名曰《觞政》。凡为饮客者,各收一帙,亦醉乡之甲令也”。由此可知,《觞政》是对前人成果的提炼和提升。
 
  《觞政》共十六则,对饮酒的场合、酒伴、器具、环境布置等方面都做了一定的要求。这十六则简短的记载中,涵括了酒司令和酒伴的选择、饮酒时的仪容、醉酒的情境、适宜或者不适宜的饮酒场合、饮酒欢快的情境、斗酒、酒神祭祀、酒界典型、饮酒的掌故、罚酒、酒的品评、酒器优劣、佐酒菜品、饮酒环境装饰、饮酒需用的娱乐器具等。虽有文人做作之嫌,但仍可将其看作是袁宏道理想饮酒场合的描述,对后世影响深远。
 
 
 
  《胜饮编》编撰者郎廷极,清代显宦郎永清之子。《清史稿》传称:“廷极,字紫衡。初授江宁府同知,迁云南顺宁知府,有政声。累擢江西巡抚。江西多山,州县运粮盘兑,民间津贴夫船耗米五斗三升,载赋役全书,岁分给如法。户部初议驳减,总督范承勋以请,得如故。至是户部复议停给,并追前已给者,廷极累疏争之。寻兼理两江总督。五十一年,擢漕运总督。卒,谥温勤。”可见其政声亦是非凡。
 
  关于《胜饮编》,郎廷极在“自叙”中写道:“不善饮而爱观人饮,第陶情而毋取纵情,爰录是编,无异把杯在手,以贻吾友,即如折柬相招矣。”白居易曾有“我今赠一言,胜饮酒千杯”的诗句。此编之所录,其目的亦甚明了。
 
  《胜饮编》十八卷,分良时、胜地、名人、韵事、德量、功效、著撰、政令、制造、出产、名号、器具、箴规、疵累、雅言、杂记、正喻、借喻。徐兴海教授言道:“美酒的色、香、味、形、器的完美统一构成了胜饮的小意境之美,而饮酒时的时、空、人、事协调一致,肉体与精神的完全放松,则构成了胜饮的大意境之美。所以,饮酒环境在酒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。这些在《胜饮编》都有论述。因此,认真对此解读,分析发掘其内容的合理之处,对于丰富和研究酒文化乃至中国饮食文化都有积极意义。”(徐兴海《觞政 胜饮编》“前言”,第14页)
 
  值得注意的是,袁宏道和郎廷极,都不是善饮之人,却又是善饮之人。袁宏道在《觞政·自叙》中说:“余饮不能一蕉叶,每闻垆声,辄踊跃。遇酒客与留连,饮不竟夜不休。非久相狎者,不知余之无酒肠也。”郎廷极亦言其“不善饮而爱观人饮”。两人酒量都不大,可谓是隔世巧合。而两人之所以在酒文化史上亦有如此崇高的地位,乃在于他们根据前人著述,将其编撰成书流传后世。
 
 
  袁宏道编撰《觞政》的目的,是要为饮酒“立法”。其所见的是酒徒日增,但“觞容不习,大觉卤莽”,“而酒宪不修”,是令长之责。郎廷极之编撰《胜饮编》,亦是觉“沉湎贻讥,荒诞致诫,光阴几许,奚堪犯卯过申?人事纷拏,岂得枕糟藉曲?即使醒来千日,兴会何存?果其了却一生,沉埋可惜,空有祛愁之号,绝无治疾之征”(第51页)。徐兴海教授言道:“在中国酒文化史上,《觞政》是点,描述的是明代知识分子饮酒的情况;《胜饮编》是线,将从古至今的有关酒的人物、典故、出产、酒器等方面分门别类地详细罗列。两部书交织起来,就是中国清代以前的酒与酒文化史。”(第14页)
 
  诚如上述,虽不能将袁宏道、郎廷极在历史上的地位,简化为因这两本书传世。但很明显的一个事实是:这并非文人的文字游戏之作,其后有着强烈的现实人文关怀。袁宏道所处的晚明,已是一个与早先传统有别的时代。商品经济的发展,科举制度的僵化,边疆危机的不断发生,民变蜂起,这对袁宏道一类士大夫所产生的冲击,想不会小。而饮酒观念和饮酒方式,亦有所变化。在史学家王春瑜先生的《明朝酒文化》中,有着精彩的描述。
 
 
  入清之后,执行数代休养生息政策,农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。酿酒和饮酒,已经步入了全新的发展轨道。康雍乾时期,不同程度的在不同地区推行过禁酒禁曲之策,就是对酿酒业快速发展、酿酒及饮酒所导致社会问题的一种因应。这反映在饮酒上,便是郎廷极所想要解决的问题:酒是一个很好的东西,但终日沉湎其中,浪费光阴,招灾引祸。酒虽无罪,却要饮酒者能够自止自知,是故编撰《胜饮编》以告诉世人,饮酒之趣,或在饮酒之外。想此点亦是袁宏道所欲倡导的。
 
  在我的印象中,徐兴海老师亦是不甚能饮酒的。或许是接触得晚,当我进入江南大学的时候。徐师已快退休,某次课后在校内小餐馆饭,略饮了一些酒。徐师耗费精力,精心注解《觞政 胜饮编》,或亦有因应健康饮酒文化建设和传统文化创造性发展的时代需要。当我们在回归传统时,总会有一些让人惊奇的收获。在饮酒时,回味一下古人智慧;或在不饮酒时,一卷《觞政 胜饮编》在手,跟随作者笔触,进入不同场景、了解不同酒人的故事与掌故,不也是一种能够达到“胜饮”目的的精神享受么?

 

(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文章,任何个人或组织转载请注明出处,否则将保留追究其相应的法律责任。)

关于我们 留言板 版权声明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
hth华体会官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任何图文或建立镜像
客服邮箱:gabobaker.com 制作单位:hth华体会官网办公室
Copyright©2003-2008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374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622号

Baidu
sogou

hth华体会官网_华体会体育全站app |首页